刘克胜事件
2020-11-08 03:5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一是政府要求,将刘克胜的股份剥离出去,目前已经进行冻结。其次他是以民生担保公司的名义借了大量资金,并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,法律上讲他是属于职务侵占。公章都在他手里,所以这属于他个人借贷行为,债权人需要维权,还是先直接向公安部门报案。”桐城民生担保公司总经理朱尚进如此表示。

沿着这条街道,再往西走,不远处,是一件名为“信诚烟酒”的门面房,一共两间,都已经关上了卷闸门。据周边商户介绍,包括信诚大厦在内、信诚电脑、信诚烟酒都是刘克胜的资产。其中,信诚烟酒平时都是刘克胜的老婆打理。

早在听取刘克胜案件汇报时,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就曾明确要求:“由安庆市政府牵头,安庆市人行承办,近期在桐城市举办一次政银恳谈会和银企对接会,全力支持桐城市企业发展。”

刘克胜:我忏悔,我对不起家乡父老,我投资失败,资金链断裂,害了大家。

“他是个很豪爽的人,平时也是谈笑风生,没有透露出任何压力。我也曾问过他,你有多少债务,他说不超过30%,而且他的资产也很雄厚,桐城市所有街道都有他的门面房,他说过有4万多平方米。但是,我觉得这么多门面房,并没有给他带来足够的回报。很多都没有租出去,而且这些门面的租金回报,根本不足以支付借款利息。”同时,朱尚进也坦承,据他了解,刘克胜从5年前就开始炒期货,“从目前来看,肯定是亏了,但是亏多少,我也不清楚。”

位于桐城市龙眠西路、北街小学附近,有一栋名为信诚大厦的建筑,其中一间门店为“大自然藏品”,正是属于刘克胜的资产。7月17日,记者来到这里时,发现透明玻璃大门被锁住,贴上了封条。透过玻璃,记者发现,该门面面积约有七八十平方米,原本满满当当的,摆满玉器、石头、翡翠等名贵藏品的柜台,已经空空如也。而在左边橱窗内,还遗留一张纸质标牌,上面注明藏品名是“翡翠龙耳平安瓶”,标价是惊人的328万元。

17日,记者提出采访金融组成员了解相关方面内容,但是遭到拒绝。舆论宣传工作组负责人称,“人民银行牵头,一直在商量这个事情,目前还没有具体方案,也许会在下周出台相关规定。”

采访中,多名债权人向记者透露,刘克胜在桐城市购买了众多门面房,加起来有4万多平方米。但很多仍是闲置。

在该楼附近的一家洗浴用具店,女老板告诉记者,“楼建好应该超过三年,但一直是空的,我的这个120平方米,一年租金是3万,他那个楼至少也有1000多平方米,租金要几百万。”

“民生不顾民,信诚不诚信,老板夜遁逃,弃债无人问。回头是靠岸,跑路无直径,劝君把家转,莫与法较劲。欠债慢慢还,何必去偿命,劝归歌一首,快快把身动。”

当地警方出动了不少警力,不仅在附近路口安排交警执勤,还在公安局门前道路设置安保人员,公安局大门口民警战成两排,可谓声势浩大!

而在连日的探访和采访中,旁人的猜想或将得到印证,“炒期货亏本后,资金链断裂,无力偿还利息和本金,才无奈出逃。”

同时,朱尚进也表态说,“这个事,对于公司的名誉,肯定是有影响的,7月5日,公司已经进行了董事会改选,原公司的监事长李文庆成为新的董事长。下一步,等统计结果出来后,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,不回避问题,董事会要进行专题研究,给债权人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17日下午17时55分许,刘克胜出现在桐城高速出口,随后在数辆警车的押送下,于18时10分左右,被押解下车带进办案中心暂时关押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近一个月出逃在外,刘克胜活得并不轻松,相较以前,他显得又黑又瘦,神情委顿。

“其实他的信誉一直非常好,5月份的利息都支付了。”采访中,桐城民生担保公司总经理朱尚进告诉记者,刘克胜失联前一天,还到公司露了个面,跟往常一样,签了字就走了。

随后,在办案中心一间问讯室,解开手铐后,刘克胜低着头,不停地作揖,面对家乡媒体,首度开口。

而与“大自然藏品”门店相隔仅20米的大厦院内,则是一间名为“安徽信诚电脑有限公司”的门面,但是也已经大门紧锁,门上贴有公告称“地址已迁往他处”,店内一片狼藉。

17日下午,记者循迹赶到位于桐城市南山路160号的一处商业楼,该楼共有三层,处于十字路口,地段优越,外立面有巨大的“大自然藏品玉器翡翠”招牌字样,但楼内却空空如也,一旁贴上了巨大的“整体招租”字样。

刘克胜事件,因为涉及企业众多,资金量大,无疑对桐城当地经济将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由于刘克胜当初借钱时,与债权人签订的借款合同上,盖有担保单位桐城民生担保公司的公章,于是在刘克胜失联后,不少债权人去了民生担保公司,要求该公司替刘克胜还款。对此,民生担保公司又是怎样的说法?

刘克胜失联后,除了警方成立专案组破案外,桐城市还成立多个工作组,对刘克胜失联一事进行处置。其中一个工作组即是金融组。

炒期货的说法,除了在众多债权人的口中得到体现,也在16日警方的案情披露中得到印证,称“刘炒期货之友毕某某涉嫌协助刘出逃,已被刑拘”。

17日下午,刘克胜被押解回桐城。关于刘的一切争论传言,似乎即将尘埃落地。刘克胜的众多债权人要求异地审理该案,而刘的家人已经被深深卷入该事件的漩涡中。值得反思的是,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如日中天的企业家,走到了这一步?

7月17日下午6时许,面对家乡记者采访,刘克胜忏悔直言:“我对不起家乡父老。”

据当地知情人透露,刘克胜购买了大量的门面房,几乎遍及桐城市所有繁华街道和优越地段。

当获悉17日下午刘克胜被押解回桐城,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。下午5点左右,很多群众就来到桐城市公安局门口,争睹刘克胜的面容。

针对民间借贷,当地是否会出台新举措?涉及典当行、担保公司等金融服务机构,有关部门该如何加强监管?

早在刘克胜出逃后,网上就流传一首名为《劝归歌》的打油诗。很多与刘克胜有经济关联的人,都把刘克胜“望眼欲穿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aoli686.cn澳门大赌场娱乐场官网_真人赌钱游戏网址大全_二八杠哪个最大_十大正规网投平台_最新新2手机网址大全版权所有